3·21空难

2022年3月21日14时38分许,一架东航波音737-800客机在广西壮族自治区梧州市藤县埌南镇莫埌村神塘表附近山林坠毁,并引发山火。救援队伍已经集结正在靠近。MU5735原计划于3月21日13时10分在昆明长水机场起飞,14时52分到达广州白云国际机场。

2022年3月21日,民航局表示已确认该飞机坠毁。机上人员共132人,其中旅客123人、机组9人。退票未上飞机旅客发声:希望上了飞机的都能平安回来。民航局已启动应急机制,派出工作组赶赴现场。

截至2022年3月22日晚9点,搜救工作尚未发现幸存人员,公安部门已对现场进行了封锁管控。3月23日16时30分左右,搜寻到的两部飞行记录器中的一部,经初步判断为驾驶舱话音记录器(CVR),已连夜发往北京。

在坠机搜救核心区域,救援人员发现了飞机残骸及失联人员的钱包、身份证、银行卡等随身物品,后来又发现了人体组织碎片。并且飞机是竖直下落的。无法想象这到底是什么样的程度,飞机上那些人遇难前会是多么绝望。一百三十多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消失了。愿逝者安息。

生命是宝贵的。有了生命,方能争取自由、生活和爱。

网课

两个多星期前,由于青岛疫情严重的局势,阔别已久的网课又开始了。我终于可以继续更博客了。

壬寅年春

这是壬寅年的第一篇近况。由于拖的时间太久,两个月左右,因此我将题目命名为春。说是春,青岛缺一点也没有春的样子。天气一直都很冷,不过只是超过零度罢了,一次核酸检测没穿外套,结果冻得手都通红。

俄乌战争

今年二月底,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俄乌战争爆发。我也因此见证了历史。

俄乌战争双方是俄罗斯帝国主义和乌克兰买办阶级之间的冲突,而乌克兰买办阶级是西方那些帝国主义国家的走狗,因此这次战争双方本质上是俄帝国主义和美英等老牌帝国主义。帝国主义之间的战争只会给人民带来灾难,一战、二战,亦是如此。正如河童在他的博客中所说:

我偶然看到一则视频,是一个被迫留在基辅的父亲抱着前去逃难的女儿痛苦的视频。

屏幕中的人正在遭受苦难,屏幕前的人为止做不了任何,只得感叹。

无论是此次俄乌冲突,还是以往“二战”、“一战”,受害最深的都是各国的人民百姓。

我只能期待那个没有战乱、剥削和仇恨的理想社会到来。

——非科学の河童《近况·壬寅惊蛰(黑)》


但是有一些网民们不知是被谁带了节奏似的,一个劲地支持俄罗斯。并且要是普通人发这些,也就罢了。可接下来的一件事让我蚌住了。b站上一个名为“卡尔的灯塔”的up发了一条动态,内容是乌克兰难民的一些照片。在动态下的评论,那个up说了这样一句话:

我认为乌克兰自作自受。

可能这个”卡尔“指卡尔·考茨基罢。

这条动态早已经被删除,而后他也承认了自己的错误,要专心学理论,脱离”共趣“状态。希望他真的能这么做吧。

网课日记

3月13日

我收到了要上网课的通知。希望这次网课不要荒废掉。

3月14日

今天是个非同寻常的一天,是这个学期上网课的第一天。

我像往常上学一样,6点多就起了床,接着洗漱吃饭。网课大概是8点才开始,比平常上学差了整整一个小时。首先进行了线上升旗仪式,这个没啥好说的。接着就上了英语课,我把平板架在合适的位置,摆好书,手里架着笔,带好耳机,准备听课。这是网课的第一节课,难免会有一些小插曲。我迟迟没有等到语音通话,心里未免有些慌张,担心是自己的网络问题。忽然,翰子“身先士卒”打出了个问号,老师也说明自己调不出来。我心里的那根绷紧的弦终于松开了。最后由于qq出现问题,老师只好使用腾讯课堂进行讲课。这样一折腾,花费了大把时间,没讲多少就下课了。

晚上传作业时:艹,作业图片拍的太多,有些科传混了。

3月15日

今个在化学课上发生了这样一件事。小牧像昨天一样,依旧忘记了关麦。在化学老师讲课过程中,我听见了他那边的嘈杂,好像是在和他家人讨论午饭,有皮蛋瘦肉粥、胡萝卜、大白菜……,丰盛得很。我还在看到了别人发过来的小牧朋友圈里的一张照片。在一个宽广的庭院里,阳光明媚,一切都是那么富有生机。小牧坐在在一张黑色的椅子上,全身上下都放松了下来,贴在椅子上,显现出一种悠闲、安详的样子。椅子旁挂着一个小包,里面放着铅笔盒。在他的正前方,撑着一张桌子。桌子像是用石头做的,桌腿粗而矮,显得平稳、敦实,像是一只小象,但桌面是平坦的。桌上摆着一台苹果电脑,电脑旁放着一个水杯,有着老干部般的风度。在同学群里,同窗们也发出了一阵感慨,“小牧才是真有钱,住在大别墅里享受人生”“小牧都养老了”……

3月16日

在体育课上,我忽然听见了一阵说话声,与老师的声音格格不入。听嗓音应该是波的,而我一看成员列表,是波那边发出的声音。原来是波忘关麦了。这种情况正如昨天小牧。不过接下来,波并不是在讨论午饭,而是展示他的传统艺能——吹口哨。他悠闲自在地吹着,也不顾自己的设备有没有调好,麦关没关。而其他人也都听见了那口哨声,可波爱好吹口哨几乎是全班的共识。这幸亏不是整个级部讲课,因此波的这种行为没有导致他自己社死。似乎是这种吹口哨行为会“传染”,还是仅仅因为好玩,冒充波,在老师提醒波关麦后,zjy自己主动开麦,也吹起了口哨。这。又为我们平凡的网课增添了一点趣味。

3月21日

历史课时,qq又出现了问题。我总是进不去通话。望着那黑屏界面,我内心越来越紧张。上节课时就因为网络问题从群通话里卡了出去,而这节课后来看了同学群,发现所有人都进不去。我放心了。过了一会,群通话恢复正常。可接下来老师那边没有声音。有一些人能好点,也只听到了电流声。最后老师关闭通话重开了一下,终于恢复了正常。

3月22日

昨天晚上,我像往常一样提交了历史作业。结果我稍后打开一看,居然没传上!于是,我又试了一遍 还是不行。这把我震撼到了。我又试了好几遍,依然不行。我只好等待第二天早上再试。今天早上起床后,我再试了一遍,还是没提交上。QQ的问题看来有点多。但是作业还是要交,我无奈只好把作业的照片扔给历史课代表小姜。

化学课上QQ也出现问题了。化学老师在讲课过程中,卡出了通话。同学群里有人调侃道下课了。过了一阵子,化学老师又进来了。原以为到这里就恢复正常了,结果我几乎什么声音都没听见,仅仅听到微弱的鼠标声。全班人也出现了这个问题,反应给了化学老师。最后老师只得用之前历史老师的方法,退出重进,终于恢复了正常。